天空掀起一片童話般的色彩,風的呼嘯已轉至低語。
  在破舊不堪的大樓前,一名衣衫襤褸側身背著髒污書包的男孩,身體半靠著牆,雙腳鬆弛滑落下來,再也沒有力氣站起,生命力正隨著靈魂之窗的光彩暗化彷彿隨時會盡逝。
  面對黎明即將來臨的新日,他仰望著天空,嘴巴微微張合,似乎在掙扎什麼。手臂上的蚊蟲因面對的是全身虛弱沒有任何抵抗能力的食物供給者,正毫不客氣的大快朵頤著。

  「我…真的就要死了嗎?」
問題又一次飄至那片昏暗的天空,直到它消失在天際,空中仍是沒有傳來任何回音。
  「我還很年輕呢…沒有搭過飛機,也沒有交過女朋友…」
  街道上冷清的景象令人聯想到被遺忘的城市,明明不再有希望,體力與精神也來到了全數蒸發的邊緣,男孩的意識卻因為自己三個小時來如垂死瘋子般不斷的細聲低語,腦袋在死亡漩渦前不但沒有被恐懼吞噬,反而變得無比的清晰。他覺得自己從來就沒有那麼接近天國,從來就不曾如此清醒。

  真是不可思議啊!
  「如果上帝要我們現在就回到他身旁,我們就乖乖回去,不要有任何掙扎好嗎?」
  他對著自己的靈魂說話,像個溫柔的褓姆在安撫孩子。
  「身體上的貧乏根本不算什麼,但心卻很重要,如果心煩了,倦了,憂愁了,那我們就看不見光芒,以為上帝從來就不存在。至少,母親說過,不要為被環境遺忘的自己找任何藉口,尤其是為此否認天父的作為。」
  他虛弱的移動細瘦的脖子,對著沒人的街道緩慢的點了點頭,像是剛才的一番話是出自眼前某位看不見的天使。

  他的心裡極為平靜,彷彿躺在永遠不會有人干擾的大草原上,望著星星,月亮,心湖乾淨的反映出靈魂的純潔。他感到好安慰,好放心。此刻,他知道,即使是死亡也奪不走他的平靜。在未徹底闔上雙眼前,他彷彿聽到心中的上帝輕聲說:「孩子,我必救你。」 
§
  天上掉下了麵包了,一塊又長又大的法國麵包,圓形蒜味麵包,巧克力可頌,夾心的大奶油卷…這一輩子雖然加減完只有十二年又三個月,不長,但曾經歷被石頭丟過,硬幣砸過,遭人放狗並拳打腳踢,也差點被如大雨般的怒罵口水淹沒,就是沒遇過這種事,被空中掉落的麵包叫醒。
  不可思議啊!
  「咦?我人還在大樓前…那表示…我還活著?」
  就在男孩意識尚未甦醒,街上已傳來鬧哄哄的聲音,喇叭聲四處響起,吹著「神的國度」與「國家興盛千百年」等家家戶戶都知曉的曲子,彷彿回到了戰後結束的歡樂時期,又像那些達官貴人迎娶妻子時的熱鬧場面,請來樂團演奏,戲團表演,這個被遺忘的小城,怎麼會在短短的一天之內變得如此受歡迎,街頭街尾人群簇擁呢?

  「喂,小男孩,這是大富人賞你的,快吃阿,別客氣哩!」
  空中又飛來一個麵包,遊行經過的小丑朝靠著牆壁的男孩揮揮手,又向不斷對遊行列車伸出手叫喊的窮人家丟了好幾個麵包過去,最後因為出現的人群愈來愈多,小丑乾脆把整個袋子都扔出去。
  是草莓奶油口味。
  男孩瞪著眼前的食物,將乾燥顫抖的嘴唇貼近手上的麵包,輕咬了一口,驚覺麵包原來也是人間美味!因為味道實在太香了,他覺得全身細胞頓時都受到激勵,急著呼應那團由澱粉跟果醬製造出的神奇魅力,所以他很快便無法控制的繼續吃了下一口,再一口,下一口,…直到淚流滿面,視線裡的建築在搖晃,他才用髒兮兮的袖子擦掉淚水,還把一開始丟在他身邊各種口味的麵包全部撿來吃個精光。

  原來這一切,是由一位老早就規劃將「被遺忘的城市」納入土地收藏好實現野心美夢之一的大富人所為。其實這位大富人從沒想過會因此救活虔誠信主的小男孩,反正他的目標就是收購這片土地,重新在花錢改造建設一番,那他很快便能來到這座城市渡假,向其他富人炫耀他的財產及權勢,讓全球人都佩服他所擁有的一切,證明只要他肯動作,隨時都能移山倒海,叱吒風雲。至於這些毫不起眼的貧民,花點小錢滿足他們的日用飲食,在給他們一套法律與生活機制來為這片土地打理,他們便會永遠懷念他是拯救他們的國王,然後為他賣命,蓋廟宇,立雕像,這不是一件很美好又了不起的事嗎?何樂而不為!

  但富人大概不會曉得,男孩活了下來,與他的私慾並沒有太大的關係。因為對男孩來說,上帝的應許才是最美好的生命來源。或許他未來會了解富人是誰,這片土地又是如何恢復興盛,或許也會有許多被救的貧民將稱富人為神,敬他為王,但無論如何,他都不會忘記感謝上帝,因為他聽見的那溫柔聲音,何時回想起都是如此的清楚響亮,且那股流在體內的溫暖平靜,是任再多的麵包都無法給予的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llpass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